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 > 头条新闻 > 正文

专车合法是靠乘客投票,专车第一案当事人

时间:2019-09-06 06:03来源:头条新闻
­昨天下午3点,《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的新闻发布会在国新办准时召开。与此同时,远在济南的陈超,

  图片 1

­ 昨天下午3点,《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的新闻发布会在国新办准时召开。与此同时,远在济南的陈超,关注着手机上不断刷新的消息。

  专车司机陈超(中)起诉济南客运管理中心案,被称为全国“专车第一案”

­ 2015年1月7日,使用专车软件在济南西客站送客的陈超,被执法人员认定为非法运营,罚款两万。陈超不服,将济南客运管理中心告上法庭,成为以后备受大众关注的全国“专车第一案”。2015年4月15日,官司在济南市市中区人民法院开庭。此案经过至少四次延期,历时一年多,至今仍未宣判。2015年1月,专车在济南还是个“新兴事物”,还是人们新鲜的尝试。而今天,专车早已成为人们出门划开手机的习惯瞬间。

  昨天下午3点,《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的新闻发布会在国新办准时召开。与此同时,远在济南的陈超,关注着手机上不断刷新的消息。

­ 陈超对于自己的这次起诉曾说,“这是一次撞击”。时隔一年多以后,他说“我做到了”。

  2015年1月7日,使用专车软件在济南西客站送客的陈超,被执法人员认定为非法运营,罚款两万。陈超不服,将济南客运管理中心告上法庭,成为以后备受大众关注的全国“专车第一案”。2015年4月15日,官司在济南市市中区人民法院开庭。此案经过至少四次延期,历时一年多,至今仍未宣判。2015年1月,专车在济南还是个“新兴事物”,还是人们新鲜的尝试。而今天,专车早已成为人们出门划开手机的习惯瞬间。

­ 乘客吃了一颗“定心丸”

  陈超对于自己的这次起诉曾说,“这是一次撞击”。时隔一年多以后,他说“我做到了”。

­ 北青报:《办法》终于正式出台了,心情怎么样?有什么想法?

  乘客吃了一颗“定心丸”

­ 陈超:开心。毕竟看到了对“专车”地位合法性的认可,很不容易,这是一个巨大的进步。共享经济是一种趋势,网约车对缓解交通压力起到的作用有目共睹。

  北青报:《办法》终于正式出台了,心情怎么样?有什么想法?

­ 北青报:《办法》规定了平台所要承担的责任,你会不会觉得这对乘客来说是一颗“定心丸”?

  陈超:开心。毕竟看到了对“专车”地位合法性的认可,很不容易,这是一个巨大的进步。共享经济是一种趋势,网约车对缓解交通压力起到的作用有目共睹。

­ 陈超:对,放开后,可能风险也会加强,那怎么去规范,去管理,是我期待网络平台接下来需要做好的事情。只有不断去调整,解决现存的问题,才会减少更多的矛盾。

  北青报:《办法》规定了平台所要承担的责任,你会不会觉得这对乘客来说是一颗“定心丸”?

­ 北青报:回过头你怎么看待出租车和“专车”?

  陈超:对,放开后,可能风险也会加强,那怎么去规范,去管理,是我期待网络平台接下来需要做好的事情。只有不断去调整,解决现存的问题,才会减少更多的矛盾。

­ 陈超:出租车也好,“专车”也好,没有哪一个代表先进的,哪一个落后的,就目前来讲我觉得大家应该是相互竞争的,有竞争才能做得更好,乘客得到的服务也会更好。

  北青报:回过头你怎么看待出租车和“专车”?

­ 如今改开顺风车经常“捎人”

  陈超:出租车也好,“专车”也好,没有哪一个代表先进的,哪一个落后的,就目前来讲我觉得大家应该是相互竞争的,有竞争才能做得更好,乘客得到的服务也会更好。

­ 北青报:一年多来,感受到来自外界的压力吗?

  如今改开顺风车经常“捎人”

­ 陈超:我觉得生活上还是有些困扰吧,我不善于去面对媒体和政府机构。还有作为一个员工,可能在工作上公司也会有些看法吧。

  北青报:一年多来,感受到来自外界的压力吗?

­ 北青报:现在很多专车司机都是利用下班时间,公司应该是放开的啊?

  陈超:我觉得生活上还是有些困扰吧,我不善于去面对媒体和政府机构。还有作为一个员工,可能在工作上公司也会有些看法吧。

­ 陈超:对,公司肯定没有明确规定你不能出去兼职,但是公司有规定不能兼职从事与公司有利益冲突或者利益重合的行业。因为我是做销售的,没有具体的工作时间,也没有具体的休息时间,不像公务员有明确的上下班时间。

  北青报:现在很多专车司机都是利用下班时间,公司应该是放开的啊?

­ 北青报:你被公司约谈过?

  陈超:对,公司肯定没有明确规定你不能出去兼职,但是公司有规定不能兼职从事与公司有利益冲突或者利益重合的行业。因为我是做销售的,没有具体的工作时间,也没有具体的休息时间,不像公务员有明确的上下班时间。

­ 陈超:没有,他们知道我在打官司。领导和同事知道我以前开专车这个事情,我跟我的同事也讲过,跟我的领导也说过,我说我有车子可以去开个顺风车,当时他们也没觉得有什么。

  北青报:你被公司约谈过?

­ 北青报:那个事情以后,你还有开过专车吗?

  陈超:没有,他们知道我在打官司。领导和同事知道我以前开专车这个事情,我跟我的同事也讲过,跟我的领导也说过,我说我有车子可以去开个顺风车,当时他们也没觉得有什么。

­ 陈超:顺风车有,因为我经常开车回家,专车没有。

  北青报:那个事情以后,你还有开过专车吗?

­ 北青报:记得一年多前采访你的时候,你说你不会放弃开专车?

  陈超:顺风车有,因为我经常开车回家,专车没有。

­ 陈超:因为我是比较认同共享资源这个概念,但是我觉得纯粹的商业目的不适合我。专车我还在使用它,我还在支持它,但是我更倾向于我们有这份资源,拿出来共享给别人,互惠互利。

  北青报:记得一年多前采访你的时候,你说你不会放弃开专车?

­ 我开车,这条路上的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坐我的车,但前提是他要补给我一部分的损失,比如说我要绕一个弯,要去接送你,顺路的话我还要在这里花时间等着你,可以给我适当的补偿,当然我不是以赚钱为目的,我就觉得这样没问题。

  陈超:因为我是比较认同共享资源这个概念,但是我觉得纯粹的商业目的不适合我。专车我还在使用它,我还在支持它,但是我更倾向于我们有这份资源,拿出来共享给别人,互惠互利。

­ 我那会被处罚的时候,是专车刚兴起的时候,分的也没有那么细,但是我那时候的目的也是“业余”和“顺便”,现在很多专车司机是以此谋生的,那样不适合我。

  我开车,这条路上的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坐我的车,但前提是他要补给我一部分的损失,比如说我要绕一个弯,要去接送你,顺路的话我还要在这里花时间等着你,可以给我适当的补偿,当然我不是以赚钱为目的,我就觉得这样没问题。

­ 这是一次撞击,我做到了

  我那会被处罚的时候,是专车刚兴起的时候,分的也没有那么细,但是我那时候的目的也是“业余”和“顺便”,现在很多专车司机是以此谋生的,那样不适合我。

­ 北青报:您的代理律师李文谦曾经公开对媒体表示案子一直在延期,并且目前也没有判决,一共延期了几次?

  这是一次撞击,我做到了

­ 陈超:说实话,延期次数太多,都记不太清楚了。我记得有两次是通知的我本人,此后都是直接通知我的律师。

  北青报:您的代理律师李文谦曾经公开对媒体表示案子一直在延期,并且目前也没有判决,一共延期了几次?

­ 北青报:你之前有想过会拖这么久吗?

  陈超:说实话,延期次数太多,都记不太清楚了。我记得有两次是通知的我本人,此后都是直接通知我的律师。

­ 陈超:没有,我之前想会拖一次两次,也应该会有个结果了吧,我不太了解我们法律的审判程序。

  北青报:你之前有想过会拖这么久吗?

­ 北青报:案子延期,法院给你的理由是什么呢?

  陈超:没有,我之前想会拖一次两次,也应该会有个结果了吧,我不太了解我们法律的审判程序。

­ 陈超:我说我这个案子什么时候有结果,法院说这个案件太过复杂,已经报告申请延期了,你回去等着就行了。

  北青报:案子延期,法院给你的理由是什么呢?

­ 北青报:有没有想过撤诉?或者身边会有人建议你撤诉?

  陈超:我说我这个案子什么时候有结果,法院说这个案件太过复杂,已经报告申请延期了,你回去等着就行了。

­ 陈超:我自己没想过,我觉得事情做了就做了,那就等待结果好了。我身边朋友有说过吧,让我见好就收,不要太过锋芒,认为这个事情牵扯的面太广。

  北青报:有没有想过撤诉?或者身边会有人建议你撤诉?

­ 北青报:你有过想放弃的时候吗?

  陈超:我自己没想过,我觉得事情做了就做了,那就等待结果好了。我身边朋友有说过吧,让我见好就收,不要太过锋芒,认为这个事情牵扯的面太广。

­ 陈超:没有想要放弃过,但是也没有想急着去推进这件事情。从这件事来说,我没有什么理由来撤诉或者来推进这件事情,我并没有什么目的,也不想出名。就是看能不能给我一个结果,但是什么样的结果我左右不了。

  北青报:你有过想放弃的时候吗?

­ 北青报:你曾经说,你去打官司,去提出质疑,只是为一次撞击,从如今的变化看来,你觉得你做到了吗?

  陈超:没有想要放弃过,但是也没有想急着去推进这件事情。从这件事来说,我没有什么理由来撤诉或者来推进这件事情,我并没有什么目的,也不想出名。就是看能不能给我一个结果,但是什么样的结果我左右不了。

­ 陈超:做到了吧,至少我觉得是加快了一个阶段,虽然只是一个阶段。

  北青报:你曾经说,你去打官司,去提出质疑,只是为一次撞击,从如今的变化看来,你觉得你做到了吗?

­ 结果的改变是靠“乘客”的投票

  陈超:做到了吧,至少我觉得是加快了一个阶段,虽然只是一个阶段。

­ 北青报:你觉得结果的改变靠什么?

  结果的改变是靠“乘客”的投票

­ 陈超:我们在争取法理的时候会有各种较量,但是长期来看这点作用就是快和慢的问题。而乘客,越来越多的网约车乘客,我想大家已经用口袋里的钱去选择、用自身的感受去选择我要乘坐什么样的交通工具,习惯的渗透,这个才是改变结果的力量。

  北青报:你觉得结果的改变靠什么?

­ 北青报:如何评价自己做的事情?

  陈超:我们在争取法理的时候会有各种较量,但是长期来看这点作用就是快和慢的问题。而乘客,越来越多的网约车乘客,我想大家已经用口袋里的钱去选择、用自身的感受去选择我要乘坐什么样的交通工具,习惯的渗透,这个才是改变结果的力量。

­ 陈超:我做了这件事我首先是不后悔,但是也不会因为这件事情觉得自己是个了不起的人或者怎么样,我觉得这是自己应该做的吧,一个普通老百姓应该做的吧,就像我去选择专车出行这个行为一样,不同的是我选择了和他们打官司,别人选择了用自己的脚去投票。

  北青报:如何评价自己做的事情?

­ 北青报:你期待有更多的专车司机站出来吗?你会觉得很孤独吗?

  陈超:我做了这件事我首先是不后悔,但是也不会因为这件事情觉得自己是个了不起的人或者怎么样,我觉得这是自己应该做的吧,一个普通老百姓应该做的吧,就像我去选择专车出行这个行为一样,不同的是我选择了和他们打官司,别人选择了用自己的脚去投票。

­ 陈超:那个时候当然是希望有同样被处罚的专车司机站出来,有当然很好,没有我就一个人去做我认为应该做的事情。也许很多人是觉得已经有人站出来了,会观望最后是个什么结果,我很理解。

  北青报:你期待有更多的专车司机站出来吗?你会觉得很孤独吗?

­ 北青报:你有没有想过你自己不做这个事情会不会有别人来做这个事情?

  陈超:那个时候当然是希望有同样被处罚的专车司机站出来,有当然很好,没有我就一个人去做我认为应该做的事情。也许很多人是觉得已经有人站出来了,会观望最后是个什么结果,我很理解。

­ 陈超:没想过这个问题。

  北青报:你有没有想过你自己不做这个事情会不会有别人来做这个事情?

­ 北青报:如果你不站出来,就没有专车第一案,你会觉得相关的网约车管理办法会出台这么快吗?

  陈超:没想过这个问题。

­ 陈超:也许不会吧,我也不确定。

  北青报:如果你不站出来,就没有专车第一案,你会觉得相关的网约车管理办法会出台这么快吗?

­ 文/本报记者 王晓芳

  陈超:也许不会吧,我也不确定。

­ 实习记者 卢俊糖

 

编辑:头条新闻 本文来源:专车合法是靠乘客投票,专车第一案当事人

关键词: